永久戒厳令

笑着活下去
可怜你帅不赢清湖dalao
宸清is rio!帅蒙is rio!
如果我的作品能给世界带来一点别的价值,那么我会很开心
(因为喜欢写一些过激内容,所以如果有人说“嘻哈哥果然是个变态”的话我也会很开心)

七周年祭文

每年的惯例,虽说如此,写了的不过14年,13年还没回来,15年原本拿了一篇文代替祭文,16年本想效仿15年,但最终那个坑还是被我弃了。

——

今天是嘻哈离开我们的第七年,四天后也是我开始爱嘻哈的第十年。我不知道明年今日是不是还有机会坐在电脑前写下这么一段文字,而且估计以后也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我哀悼的对象又是什么了,一个人跳舞,毕竟有些寂寞。所以我就把两个纪念日合在一起过,按照以往的惯例,简单地说几句吧。
俗话说婚姻有七年之痒,而如今经历过红白之事的我,已经对这种精神上如死水一般的日子感到倦怠了。不再有什么能像嘻哈那样深切地触动我的心弦,我变得对一切都有所保留,仿佛此生余下的热爱都已被它消耗殆尽。我经历过很多风霜雨雪,试图寻找一个可以寄托我所有情感的代替品。但最终发现,唯一能让我保有一直放不下的动力的,还是只有嘻哈,没错,就连原创都无法占据心中的空洞。
但我又不知道还能往哪里去。每一次与美妙的事物打过照面,我都会本能地想着,如果他们生活在现在,可以享受眼前的这一切,那该有多好。如果十年间的时光能卷土重来,每一个细节却还能记得清清楚楚,他们又能弥补什么样的遗憾。
如果希望眼前的世界变得美好,那么欢愉的事与倾心的人,两者缺一不可。如今开心的事情时不时能有那么一件,但却与他们都无关了。强迫症一般的执念绑架了我的思想,供“自我”逃逸的出口,也被意识上的枷锁封填禁锢。
毕竟我的人生,已经被它在很多地方弄得歪七扭八。我不敢去回看这些棱角歪曲的方向是好是坏,但只能确定一件事——再怎么畅想从今以后的日子,我都会本能地让它和嘻哈脱不了干系。


要说比起去年有什么好事,倒是我对嘻哈的其他情感衰退了很多,或者说,变得更善于隐藏和压抑了。
在药物治疗的辅助下,走极端的状况比起前几年少了不少,也没啥动不动就哭得像一滩烂泥,喊着要么爱要么死的日子了。但忧郁的阴云始终还是笼罩着我,每次看到别人拿嘻哈挡枪,就想找他们solo。你说你都不爱了,还提什么它的名字,装出一副关心得要命的样子呢?我这种被改变了很多的人都没有跳出来说话,你们这些只是看来图个乐呵,也不会把剧情和人物往心里去的人折腾个什么劲啊,你们越是矫情着显摆自己的“责任感”,我也就越觉得恶心。
好吧,看来我在又情绪平稳的犯病了。先唱首歌冷静一下吧。
我不唱声嘶力竭的情歌,不表示没有心碎的时刻。
关于嘻哈的情感趋于平静,或许出于明白了自己根本改变不了什么,索性就这么自暴自弃地认命的关系。这不是一个良好的心态,我建议看到的小盆友,哪怕有点能力,都不要学我这个卢瑟,起码还要相信希望和魔法都是存在的。
怎么说呢,花了十年,认识到自己不过是个凡人,倒还是有些价值。譬如更能静下心来,回味周遭事物带给我的感受,再根据这些信息老老实实做事。再譬如不会再挣扎着在外人面前打滚,逼着他们一定要看自己丑陋的表演了,因为我根本没有好好演出的能力。只不过有时候在心底,还会酝酿着一个脚踏七彩祥云,身披金甲战衣,无所不能的英雄梦。
如果说我学会了什么,那大概是变得更有同情心了,更能体会到求而不得的痛苦与挣扎,因此也能原谅一些犯过错误的人。只是没有对应的能力相称,最终只不过要沦为垃圾一般的滥觞。以及对别人的恶意更为敏锐,能够看出符合“你是真的恨我啊,我早该明白”描述的话语。只是大概谁都不会坦诚,反倒还要反咬一口察觉到的人有被害妄想症,所以我怕是只能丢下一句自由心证,再被人认为敢酸不敢当了。
哎,说了半天,似乎说的都不是好东西。那么聊一下当初为什么会萌嘻哈吧。
我萌嘻哈的原因挺奇怪的,但是具体多奇怪,我已经记不清楚了。其中一条,大抵是在虹七完结之后萌一下,作为填空档期的余兴。结果我倒是出离虹七坑出得彻底,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后来再萌,就是想从其中汲取生命的动力,借此积极的度过每一天。
现在想想,原来我对生命和希望的迷恋与渴求,大致起源于此。即使后来因为一些遭遇,这些追寻变为用病态的方式反向衬托而表现,我依旧从心底顽强地相信。
中间走错一段路,把一些结果错误地归咎给了嘻哈,又被不良情绪主宰了很久,憎恨着自身的碌碌无为,却无可奈何。变着法子做过很多很多的事情,无一例外的以失败告终,所以才不是什么都没有经历过就放弃哦,只是错得太多,已经不知道何谓正确了,也没有人能给出一个解。
后来顿悟了,只有珍惜当年自己有过的感动,好好地活过每一天,才能无愧于当初的坚持与投入。也因此我又开始把有限的人生拿来浪费在嘻哈上。


大概是从15年开始,吧里的人流量开始骤减,或许5年已经是很多人的极限了吧。有时挺后悔自己没有回来得更早,或者是更早开始写点画点东西,这样也许可以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前,找到几个长期固定的同好来陪我。梦奏要是能按照原本的计划在13年上半年写完,妥妥能成为预言神作啊(莎碧你怎么吃起人血馒头来了)。但没有之后的阅历和忧愁哀思,也没有几年间的锤炼,写出来效果八成也要大打折扣。
虽然现在一个人浪得挺开心,但乐声渐息之时,还是会感到孤独。我如提着摇摇欲坠的纸灯笼,孤身在漫天风雪的夜里蹒跚的游人,在喧闹嘈杂之中,渴望着哪一天能与另一点火焰相会。整个互联网少说数千万人,却无一人能与我共鸣,那该是何等的孤独!有如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所以请所有对嘻哈还有意思的人,拿出点时间陪陪我吧,哪怕说几句也好,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再在网络上活多久,但我不希望别人因为少掉一个可以交流的同好而后悔,因为我承受过这样的痛苦太多次了。


十年后,如果嘻哈还没有后续,我就已经有了敢笑杨过不深情的资本。
假使我还有许愿的能力,我想实现这些事情。
一是希望自己能走出这件事导致的心灵创伤,好好地活下去。
二是希望自己能成为真正的大触,能够交出让自己满意的答卷。
三是希望自己能写完笔下的那几个故事。我擅长逃避,但唯一不愿意做的,便是在关于它的方面上示弱。我已经没了为嘻哈出头的心气了,但被嘻哈激发的创作热情,与为了纪念一些逝去事物而写下的故事,或许我永远不会遗忘。

我坐在床前
  望着窗外回忆满天
  生命是华丽错觉
  时间是贼偷走一切
  七岁的那一年
  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
  吻过她的脸
  就以为和她能永远
  有没有那么一种永远
  永远不改变
  拥抱过的美丽
  都再也不破碎
  让险峻岁月不能
  在脸上撒野
  让生离和死别都遥远
  有谁能听见
  我坐在床前
  转过头看谁在沉睡
  那一张苍老的脸
  好像是我紧闭双眼
  曾经是爱我的
  和我深爱的
  都围绕在我身边
  带不走的那些
  遗憾和眷恋
  就化成最后一滴眼泪
  有没有那么一滴眼泪
  能洗掉后悔
  化成大雨降落在
  回不去的街
  再给我一次机会
  将故事改写
  还欠了他一生的
  一句抱歉
  有没有那么一个世界
  永远不天黑
  星星太阳万物都
  听我的指挥
  月亮不忙着圆缺
  春天不走远
  树梢紧紧拥抱着树叶
  有谁能听见
  耳际眼前此生重演
  是我来自漆黑
  而又回归漆黑
  人间瞬间天地之间
  下次我又是谁
  有没有那么一朵玫瑰
  永远不凋谢
  永远骄傲和完美
  永远不妥协
  为何人生最后会像
  一张纸屑
  还不如一片花瓣
  曾经鲜艳
  有没有那么一张书签
  停止那一天
  最单纯的笑脸和
  最美那一年
  书包里面装满了
  蛋糕和汽水
  双眼只有无猜和无邪
  让我们无法无天
  有没有那么一首诗篇
  找不到句点
  青春永远定居在
  我们的岁月
  男孩和女孩都有
  吉他和舞鞋
  笑忘人间的苦痛
  只有甜美
  有没有那么一个明天
  重头活一遍
  让我再次感受
  曾挥霍的昨天
  无论生存或生活
  我都不浪费
  不让故事这么的后悔
  有谁能听见
  我不要告别
  我坐在床前
  看着指尖已经如烟

评论
热度(5)

© 永久戒厳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