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戒厳令

笑着活下去
可怜你帅不赢清湖dalao
宸清is rio!帅蒙is rio!
如果我的作品能给世界带来一点别的价值,那么我会很开心
(因为喜欢写一些过激内容,所以如果有人说“嘻哈哥果然是个变态”的话我也会很开心)

春节快乐。

无题

说得好像我写东西想让人看一样。原来发在知乎上的一个片段。

——

雪簌簌落下,在城墙上一盏孤灯的氤氲中摇曳着暧昧不明的橘红与橙黄,带着边塞惯有的冷冽与决绝。全副武装的大胡子男子借着跳动的光影,不住地先是看一眼手中的文书,转而瞟向面前浩浩荡荡地运输辎重与粮草的阵列,又斜斜地盯着队伍前头白盔白甲身骑白马的女子不放。良久,大胡子才开口,用有些飘飘然的洪亮声音道,“阁下便是天囿国李荆榛将军么?”
“是。”女子双手抱拳,做出了一个敬礼的姿势,背后的梨花枪枪头闪过一丝寒光,“敬奉圣旨,我军今日将通过无涯关,穿过坦道国的国界,接收胧曜国运送来的物资,请打开城门,放我军通行。”
大胡子结了一层霜的脸上,几抹白色...

© 永久戒厳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