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戒厳令

笑着活下去
可怜你帅不赢清湖dalao
宸清is rio!帅蒙is rio!
如果我的作品能给世界带来一点别的价值,那么我会很开心
(因为喜欢写一些过激内容,所以如果有人说“嘻哈哥果然是个变态”的话我也会很开心)

【帅蒙】后青春期的诗(4)

题材:10年后au,暗恋,单恋

有部分蒙琪、帅gi情节,注意避雷。

——

分享共同的悲伤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两人的碰撞至此更为激烈,整个高三同学们几乎是看着他们互相厮杀度过的。毛小蒙在这一年内仿佛磕了什么灵丹妙药,文科突飞猛进,虽还是难以与上官帅一较高低,但总算脱离了拖总分后腿的范围,甚至还摸到了几次前十名的边。
据一些爱管闲事的女生说,她们曾经看到在图书馆的一个不起眼角落,上官帅拿着笔时而对毛小蒙指指点点,时而埋下头笔耕不辍边上是摊开的笔记与堆成山的练习册,毛小蒙则是一脸无奈地笑啊笑,拍着脑袋表示无奈。两人虽然口型不断变化,却没有一丝杂音传出。
至于之后,四个伙伴的高考成绩都出乎意料地令人惊喜,那就是后话了。


十年前的故事,渐渐在日复一日的循环往复中褪色。现在问起上一次齐聚在何时,他们每一个人大抵都要想个十几分钟,才能给出一个不甚确信的答案。
而上官帅与毛小蒙的故事,似乎也就这么画上了休止符。两人就读的大学,地图上不过几个地铁站的距离,但五年间他们从未直接面对面地会谈过一次,手机号码早就在往复奔波中丢失,社交媒体上的交流,也由于两人的出没时间总是对不上而余音渐息。
有一次,毛小蒙打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漫无目的的敲打,回过神来时发现刚好输入了上官帅的博客地址。上官帅本不是个擅长言谈的人,页面上消息的更新频率从高中起也愈加稀疏,倒数第二条已经是快一年前的了。所幸,最新一条在约莫半个月前发布。他看见了上官帅与另一名男子的合影,勾肩搭背,眼神间暗潮汹涌,好不亲密。
他突然感到很失落,如同此前一直存在的什么被掏空得一干二净。
大约在大三的时候,毛小蒙出柜了。由于就读的学校以理工科见长,男学生占大多数,加之校风开放自由,因此诞生了不少敢于坦诚的男同性恋者,众人也见怪不怪。他如实相告的那天,还被宿舍的兄弟们簇拥着去了路边烧烤摊,一桌子人活活喝到天色泛白。
也因此,他自然看得明明白白,那名男子很可能正是上官帅的男友。他当即用各种还记得的关键词,把上官帅的所有社交媒体翻了个底朝天,却一丝他出柜与否的消息都难以寻觅,更别提那名男子的身份了。
——想什么呢,毛小蒙。上官帅虽然名义上还没正式就任,但他毕竟是多年以前就确定的上官集团的总裁,兴许自己毕业之后还要给他打工。他怎么敢就这么出柜?再说,他也有自己的生活,凭什么看上你?
他就这么靠在椅子靠背上,右手随意地随着鼠标晃动点开一条条消息,对着出自上官帅之手的一行行文字,痴痴地笑了很久很久。或许他选择在博客更新,正是出于认为那里已经无人观看,无人知晓,无人惦记的关系。而今,却被他发现了,他正恣意地将最佳损友的衣冠褪尽,将深埋于心的隐秘情感生吞活剥,吮吸舔舐,直至淋漓尽致。
也恰好在不久后的同一时刻,两人同时放弃出国深造的机会,选择保研。


最终,毛小蒙发现自己的喜怒哀乐,终究与上官帅脱不开干系。以前的他简直是榆木脑袋,号称人之常情绝缘体,却一路顺风顺水,也因此以为世上没有凭自己的头脑解决不了的东西。
但上官帅的出现,让他接触到了一个无论怎样都解不开的谜题。上官帅占有过很多自己无论如何都得不到的东西,所以他憋着一口气,处处想同上官帅较劲,只消在哪方面上稍稍占了会儿上风,便笑逐颜开,心满意足。
后来,即使两人已经没有必要证明谁更优秀,他却还是没来由地想要保持对立的状态。谁也没有意识到,双方早已对这种病态的关系形成了依赖,一开始怀有的怨念、不满、嫉妒、愤懑,渐渐地过渡为信任、关切、纠缠、沟通。拜对方所赐,在一次次的交锋中,两人不自觉的推心置腹起来,甚至会有意扶持对方的弱点,只因为下一次对决时实力接近的状态可以为自己带来更多的愉悦。
或许毛小蒙确确实实曾经对他抱有过类似爱情的情感,又或许一切都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对方也只是怀着娱人娱己的心情陪着他长跑了十年。但他还会发自内心地感激上官帅,感激他作为连接两条平行线的交点点缀了自己的独角戏。
——或许是时候联系一下他了。毛小蒙这么想着,窃笑着点开了与上官帅的私聊窗口。
“在吗?我有一些话想要对你说……”
他十指纷飞,凝重的神情也渐渐舒展。望着背景里那张多年前的合影,他想象起自己西装革履,规规矩矩得有些可笑的模样,不由得如释重负地开怀大笑。不久之后的见面,一定会很有趣。
就在此时,手机铃声恰如其分地大作。
——
End。


评论
热度(6)

© 永久戒厳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