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戒厳令

笑着活下去
可怜你帅不赢清湖dalao
宸清is rio!帅蒙is rio!
如果我的作品能给世界带来一点别的价值,那么我会很开心
(因为喜欢写一些过激内容,所以如果有人说“嘻哈哥果然是个变态”的话我也会很开心)

【帅蒙】后青春期的诗(3)

题材:10年后au,暗恋,单恋

有部分蒙琪、帅gi情节,注意避雷。

——

从上官帅转学来开始,毛小蒙的日常生活里除了替Gigi惹出麻烦收拾烂摊子,与挖空心思想出让葛琪琪顺理成章的接受自己的道歉以外,还要加上一条观察上官帅的拉风之处。
他会在意对方穿着什么样的衣服,梳着什么样的发型。然后,用自己半懂不懂的审美学习模仿,搞得兄弟们日日要看他干巴巴的骨架上挂着不伦不类的各种混搭晃来晃去,与油腻始终挥之不去的鸡窝头配在一起显得无比的滑稽,暗地里不知偷笑了多少次。
他会拿着用料有些粗劣的自制滑板苦练自己不擅长的技术,一次次地把鲜艳的街头打扮在泥泞与尘土里摔得看不出颜色。那些花里胡哨的术语与他不甚投缘,反倒让他束手束脚,一筹莫展。最后他终于遍体鳞伤青青紫紫,还是追不上街头艺人们的半分潇洒。
他会用蹩脚的字体,把被他翻得有些散架的诗集里那些浪漫的语句抄写一遍又一遍,用童稚的理解将它们反复背诵,为的是有一天道歉时能够用上。但他总是阴差阳错地错过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就算有那么一两次两人偶然地打上了照面,自己死活捋不直的舌头也只能说得磕磕绊绊,还要被嘲笑话都说不好还附庸风雅。
日子就这么跌跌撞撞地过着,上官帅光鲜亮丽风头出尽,毛小蒙灰头土脸邯郸学步,还要分出时间经营自己的生活。直到一个铁哥儿们用一双最新的球鞋作为话茬,私底下把他请到球场角落里,冒着被狠狠打一顿的风险,战战兢兢地说他离上官帅走得越来越近了。
出乎那兄弟的意料,毛小蒙反倒平静地问起原因,他才放心地表示道,毛小蒙的品味有些微不足道的提升,不再是那个整天弄得满手脏兮兮,还经常和死物说话的古怪小赤佬了。
上官帅自然而然流露的名门气质,与夺目而不浮夸的生活态度是全年级男生们争相效仿的对象,即使这帮挚友知道毛小蒙看他不太顺眼而不太敢当面提起,仍旧在暗地里悄悄地消化吸收,期待自己有一天也能凭着那种风度光明正大地泡妞。毛小蒙刻意的观察与针对,他们自然也不觉得意外。
回去之后,毛小蒙郁闷了好几天,连Gigi的日常维护都险些忘了做。他一直下意识的以为,只有行为举止变得比上官帅还酷,才能把葛琪琪的目光重新吸引回自己身上,可实际上不过是整个人向上官帅靠拢了而已,无法超越。他根本不应该做第二个上官帅,他应该老老实实做回自己,堂堂正正靠自己的力量一步步从面前的泥淖里走出。
后来,经历了与上官集团的短暂合作,一场令人心碎的“决斗”,重新打乱了四个人手中命运的纸牌。葛琪琪被玛丽博士暗算失忆,因此他有了向这张白纸上重新书写的良机。他与上官帅的较劲,转移到了方方面面,因为他要抢在上官帅的面前完成一次完美的复仇与救赎。在暂时放弃总裁身份适应普通人生活的上官帅面前,他终于可以靠着自己获胜几次了,但胜利的狂喜却不久后就被忘得一干二净。他甚至还会偶尔教上官帅一些生活小技巧,事后连他自己都会怀疑为什么会那么顺其自然。
再之后,由于玛丽猝不及防的袭击,四人回到古代过了一段短暂而漫长的荒诞日子。毛小蒙勘破了自己的妄执,葛琪琪放下了自己的痴情,上官帅看淡了自己的迷惘,Gigi通晓了自己的本心。也因此,毛小蒙与葛琪琪在感情上各奔东西渐行渐远,而经过一整年的酝酿,在中考结束的第二天,上官帅正式向Gigi告白。
不久后,两人正式成为恋人,旧识间无不欢欣鼓舞,一时间班级群里又多了好几对小情侣冒头。
毛小蒙虽说难以想象总是独来独往保持距离的上官帅全心全意地为另一个人着想的样子,但见他独自生活的姿态日趋成熟,俨然一副事业有成的社会精英的模样,便还是放下了。他特意匀出一个下午,与上官帅在甜品店庄重地来了一顿简明扼要的会谈,上至系统维护,下至美食品味,把关于Gigi的一切事无巨细地跟他说了个干干净净。
当然,放下不代表放过,升入高中的他还是会以“考验”的名头向对方发起挑战,同时意气风发地接下对方的“回礼”。倒不是还有什么跟对方放不开,纯粹只是两人较劲较上瘾了,为了在舒适区里安心地继续维持日常,他们必须继续争斗下去。
而他们“决斗”的内容也比前几年丰富得多,从最为直观的考试成绩与班级人缘,到1500长跑谁跑在前面,街头篮球谁能带领自己的伙伴取得胜利,谁更早吃完一大串洒满了麻辣辣椒和孜然粉的烤串,谁情人节买的花束更有浪漫气息……世上似乎没有一样事物做不了他们竞争的工具。甚至有几个女生在宿舍卧谈会上偷偷提到,他们这么在乎对方变成了什么样,应该把各自的恋人甩了,然后开开心心在一起。
但就在两周年纪念日之前,两人分手了,Gigi先开的头。原因很简单,因为上官帅从未走进Gigi的内心一步。连痛彻心扉的上官帅都不得不承认,比起与机器人谈恋爱,他似乎更适合跟毛小蒙纠缠不清,然后找上毛小蒙,一边狠狠地与恰巧同一时刻也被甩了的他相互埋怨,一边痛快地一起喝完了一打啤酒。
他需要Gigi,只是为了在原本暗无天日的人生里找到一盏温暖自己的灯,给予自己摈弃被赋予的那些意义而活在世界上的希望,与对未来的憧憬和信任。他本是家族用残酷的考验锤炼得滴水不漏,仿佛身上没有一丝人类拥有的弱点的完美“物件”与“机器”,而正是Gigi,带给了他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裂痕的机会,给予了他下定决心勇敢面对自己的可能,让自己从被家族使役的“物件”升华为一个能够接纳方方面面的常人的意义。
至于回报,他从未奢求过,只愿自己能默默无闻地守护她的笑容,她的幸运,她的天真无邪。当初能够站在她的身侧看上她一眼,他便是为她献上生命,都毫不后悔与犹豫。就算她也是冷冰冰的机器,但三思之后,她终究与那些把他规定在条条框框里的帮凶不同。所以他接纳了一切。
如今,经过古代之旅,与整整两年的沉淀与渗透,他终于明白,原来他也可以成为光,比任何灯火更纯粹的光,而不用把自己的希望与未来,寄托在对一个人的思念与期望上。他之前之所以会对Gigi怀有好感,正是看上了她的不可思议与阳光灿烂。但当异种角度的逻辑非要在凡人的日常生活里贯彻到底时,原有的风趣幽默就变成了难以理喻与无理取闹。
他们毕竟属于不同的世界。
——上官帅断定下如此的评价时,一字一顿,说完已是哽咽不止,泪流满面,紧紧抓着玻璃瓶,就差徒手将其粉身碎骨了。毛小蒙不顾一切地从背后抱着他,听着心脏迸动的鼓点急促地呼啸,许久一言未发。借着酒精的助燃,两人无力绵软的身体有着相拥着从万米高空急速下坠的错觉。

评论
热度(4)

© 永久戒厳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