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戒厳令

笑着活下去
可怜你帅不赢清湖dalao
宸清is rio!帅蒙is rio!
xq里站https://www.reddit.com/r/dmxq/或reddit搜索dmxq,可开车讨肉梗推文,再也不用受ih和临管的气了
如果我的作品能给世界带来一点别的价值,那么我会很开心
(因为喜欢写一些过激内容,所以如果有人说“嘻哈哥果然是个变态”的话我也会很开心)

【帅蒙】后青春期的诗(2)

题材:10年后au,暗恋,单恋

有部分蒙琪、帅gi情节,注意避雷。

——

与往常开机后直接麻木地打开模拟运行程序日以继夜不同,他仿佛魔怔一般,目光直勾勾地死死在桌面凝住。那时他的脸还有些圆鼓鼓,稚气尚未褪尽,而他们每一个人仍旧不知天高地厚地意气昂扬,谈笑轻狂。那时他们以为一起经历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夏天之后,再无人能阻挠刻骨铭心的羁绊,彼此认定此生将同享喜怒哀乐。
望着合影里站在自己身侧的葛琪琪,他试着把早已模糊的旧时光与请柬上光鲜亮丽的崭新容貌交叠,畅想婚礼上她穿着婚纱的模样。毕竟即使说起来不甚光彩,她依旧是自己的初恋,是举手投足间让他心跳过速,措手不及的女孩,是一颦一笑间让他耿耿于怀,念念不忘的女孩,是言笑晏晏间让他坐立不安,面红耳赤的女孩。
站在她身旁时,他曾以为不久之后风浪止息的明天就是他们的永远。他还有很长很长的未来,帮助她恢复记忆,把那个老是跟自己抢风头的上官帅忘掉,然后接受自己的道歉。他们会一直走下去,直到再没有人会打扰。正如兄弟们所说,当年没有谁会怀疑他们终会在一起。
但事实的真相永远与大众的期待大相径庭。不久之后,他们便被莫名其妙地送去了古代,他学到了很多东西,也明白了什么是无可奈何。
在回来之后,他们都大彻大悟。青春期与他人之间的关系导致的朦朦胧胧的纠结、不甘、躁动,很容易被附加到一切行为上,并被曲解为唯一的意图,冠上美妙的名义。于是古往今来,便有了无数豆蔻年华间写就的如歌的行板,有了极尽浪漫的恣意发想,有了一江春水流淌,有了诗与远方。
所有的稚嫩的爱情故事都太虚假,所有的即兴的承诺最终也都是笑话。他和葛琪琪从未做过一天的情侣,因为他拥有的,只是愧疚与坦诚;而她一直以来,归根结底想说的也只有一句“没关系”与“谢谢你”。相互欠的债务既然还清,被偏执绑架的痴情也宣告结束。但谁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超越一切的情感让他们四人间彼此越还越亏欠,以至于两人直到今天,都在以冥冥之中却始终相互牵引着的奇缘,相互形容与对方的关系。
漫天礼炮齐齐欢快鸣响,弦乐婉转旖旎缠绕着柔情。不知她在繁花锦簇的拱门下凝望深情款款的新郎官时,瞳仁中会不会映照出另外一个作为初恋早已远去的影子——
上官帅!
心底不知不觉裂开一道痕迹,郁结与烦闷随着搏动战栗着跳跃着从中萌发。
毛小蒙被自己狠狠吓了一跳。他很清楚,这只是一场短暂的,极致甜美的幻梦,昔日的纯真与专一,在醒来时自然要归于尘土。但上官帅的现身,无疑不符合整个恣想的基调,毕竟他曾经毫不客气地抢在自己前面做了回葛琪琪的英雄,让自己黯然神伤许久,争强好胜的自己想与他一较高低还屡屡碰壁。
难道自己还在为初中时天真的悸动执迷不悟,下意识的以为他还在和自己暗暗较劲?
他并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偏偏要在这时跳出来,打断他漫长而平淡的告别。为什么他会无端端的想起一个不合时宜的人,尤其这个人还是与他明争暗斗多年,互不相让的老对手?为什么他明知道每次和这个人聊起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话中有话地交锋一番,却还是抑制不住地在寻找最真挚最单纯的回忆时,反复咀嚼起两人间的对话,期盼解读出什么真理?
不安与寒意无情地随着血液遍走,流淌过的每一寸肌肤都被涂抹上无力的阴翳。故事的主人公如今已走下王座多年,作为一个尘芥般凡人投身而入社会。渺小的悲欢离合也在柴米油盐的荡涤中,被当作过期发霉的矫情一扫而空。但他实在是不甚了解,为什么在疏离后,想起他总会如此翻来覆去的煎熬。
他只好又拿起手机,想拿其他人评价一件从未亲历事情时的抑扬顿挫语调排遣方才的荒诞感。
“所以说,毛小蒙其实并不是要和葛琪琪作对?”
“当年毛小蒙他可没少对我们琪琪抛媚眼。”
“对,有好几次他被葛琪琪整得好惨,我都快看不下去,哈哈哈。”
“那年寒假回来后每个人都变了。我以为他们终于有机会在一起了。”
“不不不,事到如今我还是支持她和上官帅,瞧他们多配,可惜那个高帅富似乎看不上。”
“……”
一道道绚烂华丽的轨迹络绎不绝地交替,毛小蒙终于发现,原来他们四个人承载过这么多身边同龄人必不可少却找不到宣泄口的翻天覆地畅想。那些人恨不得挤破头往十年前的皮套子里钻,仅仅为了用他们的五官去重新望闻问切,寻找记忆中被加诸于他们身上的疑虑的答案。
他不由得托起两腮,打开消息自动滚动,饶有兴味地打算继续看下去,仿佛置身事外的一个看客,看看这些平凡的亲朋好友们用被夸张扭曲过的画笔将勾勒出一幅什么样的画卷。但仅仅须臾后,他重又厌了,毕竟那到底是别人眼中的故事。载歌载舞的狂欢之中,他看着真假难辨的流言张牙舞爪,形单影只享受的模样实在是落寞过头。
——想什么呢,毛小蒙?倘若看不惯他们又拿子虚乌有的绯闻开玩笑,背过身去就好。就像上官帅那样。
他猛地一激灵,原本瘫在工程学座椅上的身子险些直直跃起。上官帅又不知不觉地重重在他思维的门扉上踹了一脚,直接把他踹得如惊雷贯耳般清醒。若是看到他这副苦恼却无奈的模样,上官帅一定又会冷嘲热讽一番。但是,上官帅,上官帅,为什么又是上官帅?!
这么多年来对他咬牙切齿颇有怨言,却还要与他维持表面上和和气气的人不在少数,有的被他教训得乖乖夹起尾巴做人,有的与他斗了个两败俱伤眼瞧着还要不死不休个半辈子,有的伶牙俐齿能把他驳得哑口无言只能走为上策。为什么,每次在斗到分外投入时,在脑海里或是激励,或是哂笑,或是埋怨,或是挑衅,逼着他不得不气定神闲,好好把问题从头到尾再思考一遍的,都是上官帅?还是说他一直在意的敌手,始终只有上官帅?

评论
热度(5)

© 永久戒厳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