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戒厳令

笑着活下去
可怜你帅不赢清湖dalao
宸清is rio!帅蒙is rio!
如果我的作品能给世界带来一点别的价值,那么我会很开心
(因为喜欢写一些过激内容,所以如果有人说“嘻哈哥果然是个变态”的话我也会很开心)

早知解散后各自有际遇作导游

奇就奇在我昨天睡觉前刚好闲着没事想树洞一下《嘻哈》相关的东西,写完看到了有个熟人艾特我。
当时就想写些东西,结果今天听了一上午最佳损友酝酿情绪,写了很长很长,最后又都删掉了。
我的演技很拙劣很拙劣,当初也只是怀着想让国内看sp写sp的人能够多一点,让关心sp的人不至于像我现在在的那个圈那样冷清,才玩无间道去“认亲”的。但是没想到我还是那么不擅长伪装,当时以为掩饰得够好,最后还不是早就被一眼看透。几年过后我对sp的热情早已冷却,cp转唯,角色也不那么热衷了,lof也离开了挺久,点心和留评论也只是出于鼓励作者们写下去,却没想到还有人惦记着我。
我一直都是个率性而为又集体感淡泊的人,很多事情完全只是我突然想这么做然后就自然而然去做了,不考虑后果,也不会把自己硬是塞到什么集体里面。看到别人得了一样的病我会自然而然安慰几句,看到别人做了我中意的东西我会留个言鼓励一下,看到别人问了我刚好会的问题我会在我能帮忙的范围内回答一下,这些都是只代表我自己的行为。何况我知道我自己的病有多重有多久,我又被它害得有多惨,连还是正常人时候的自己是怎么样,又是怀着什么心情去喜欢自己最热爱的事物的,都记不清楚了。
这大半年来一直在努力的治疗,发现一个偶然有接触的熟面孔也这么病了,心里自然会不太舒坦。如果你能看到,只想祝你尽快好起来,找到好工作(或者考研成功)。我会一直暗地里看着sp圈,用我自己的方式支持作者们,我不走,你也不许自暴自弃。
最后看到那句希望我今年5月回到摊子上的时候,我真的瞬间泪奔了。大概wyman和杨千嬅在演唱会上的一抱也不过如此吧。

评论
热度(2)

© 永久戒厳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