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戒厳令

笑着活下去
可怜你帅不赢清湖dalao
宸清is rio!帅蒙is rio!
如果我的作品能给世界带来一点别的价值,那么我会很开心
(因为喜欢写一些过激内容,所以如果有人说“嘻哈哥果然是个变态”的话我也会很开心)

“遗书”

在看到这篇文字时,请不要为我担心,我的人身十分安全。我并不想死。

我只是活不下去了。


一直以来,我都处于一个无论如何挣扎都一无所得的状态。

10年前,第一次被嘻哈小天才(以下简称“嘻哈”)惊艳的时候,我追求的不过是表现与纪念我心中存在的,属于我们的青春。但当青春慢慢变得面目可憎时,我明白未来很可能不再有他们的陪伴,也淡忘了日渐黯淡的色彩。

当初13年发生那件事情之后,我对自己说,既然连作者都不把我们当回事看,假如我们跟着自暴自弃,那不正好顺遂了他的心意,认为嘻哈是没有价值的东西?我偏要和他对着干,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太过愚蠢和被动,如果这世界不存在希望,那我就成为希望,证明它是有价值的。所以我义无反顾地回来了。当然,其实我心里想的还是有一天能堂堂正正回到编辑部,然后接手嘻哈,别人守护不了的梦想,就让我来守护。

或者,至少改变一下别人对我们的看法。曾经有一段日子,由于他人的敌视与误解,我误认为萌嘻哈是错误,甚至是有罪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抬不起头做人。也因此,我才错误地给自己定下一个“救赎”的目标,让他们意识到,萌一部国漫,萌一部很久以前的国漫,萌一部很久以前还停载的国漫,萌一部很久以前还停载作者还极品的国漫,不应该被人歧视,粉丝也不应该被作者的言行所绑架,只要明白自己真正萌的是什么,自然可以无视现实,当没事人一样舒心地萌。

看到这里,你们一定在嘲笑我自不量力,觉得我这粒尘芥有什么资格瞎想这些东西吧。事实上,过了这么多年,谁没有点觉悟呢?也就是全凭着信仰与一腔热血,才踉踉跄跄地在一片惨白的现实里走到了现在。

我意识到,嘻哈这几年的轨迹,有没有我似乎都如出一辙。我那么奋力地画图,写文,卖安利,最后不仅没能让一两个路人想起什么东西,还让那些原本零零星星的创作者基本销声匿迹。甚至别人兴趣使然随手画的一些作品,都能博得偶尔路过的观众的喝彩,而我一心一意创作的事物却像毫无价值的东西一样被人遗忘。

我渐渐明白,或许我们并不需要什么救赎,什么希望。我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人造希望,然后享受把自己奉为未来的欢愉与期待而已。即使我10年以来,都渴望着能够与作者平齐,能够变得与他一样厉害,甚至到后来妄想的超越他,但归根结底,我只是一个挂靠着未来这张长期饭票,假借希望为名,将所有现实生活中的郁郁不得志,与被想象出来的寄托和渴求,在笔墨里尽情挥霍的骗子罢了。


现在的我,不仅因为自己强加的希望而轻度抑郁,而且习得性无助,每次下笔前都在患得患失,导致完全不能表达自己想要体现的东西,甚至因为一点挫折就嚎啕大哭,充满绝望,连新的改变都不敢去做出尝试。“害怕,害怕与其他人见面,害怕未知的职场,又年轻又有魅力的,人生鼎盛时光,什么都没做的也过去了,难道说,我根本不是那种能做大事的人吗?”或许这句话是我目前最好的写照,由于之前去过一次画室,浪费了家里一大笔钱,知识也全还给老师了,五年内应该没有回去受到系统指导的机会了。

13年那件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受到的精神冲击与绝望感远远甚于现在。那时的我就连在打字时驱散心头隐隐约约的压抑都做不到,每按下一个键,呼吸就要狠狠沉下去一次,好几次想把微博和博客全部删光。但最后我还是告诫自己,希望和未来就在前方,我只要还有机会去尝试,就还能触摸到。

而现在我正面无表情若无其事地打下这些字,然后装作对过去一无所知的傻兮兮样子,删光高中到现在的全部微博。说出以上的事情,并非是感动别人,因为在这个只有确切的成果能作为评定一切准则的世界,我的所作所为毫无价值。

我只是想让自己这个卢瑟意识到,我一直以来在做的,不过是为了一个根本不应该由我实现的虚伪梦想浪费一辈子。或者说,用自己的失败,将自己熔化又冷却为希望的垫脚石。我现在离去,就是自觉以自己的能力无法对嘻哈做出更多,认为只有彻底放弃,彻底把之前设想的绝望结局认定为现实里真正发生过的事情,才是解决所有困局的唯一答案。

既然我所做的一切被评判为没有任何价值,那就干脆让它们回归虚无,当作从未存在从未发生过,让试图在一片死寂中微微翻起的波澜彻底风平浪静。

若是看到这里,取关请随意,我不想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这一切都是由于我的懒惰、动摇、反复、软弱造成的;我也不想设想,假如我在这两年内好好在画室学习了之后又会怎么样。如果现实能够重来,我相信结局不会有任何区别,或许只是人生中的拐点出现在不同的位置而已。

根据我一直以来的尿性,我肯定不会因为区区觉悟一次而受到打击,从此放弃画画,只是我估计这辈子就是这样,一边溺死在自己的理想里惋惜为什么做不到,一边用空想麻醉自己假装本该活在另一个世界里。

我因为这篇文章,被人憎恨也好,嘲笑也罢,毕竟曾经做过的事情我不会否定,而是全盘接受并觉悟。这是我的惩罚,我的教训。


我只有一个愿望,一个请求。

请所有能够看到我这篇东西的,现在还在萌着嘻哈,或者已经不萌的小伙伴们,好好思考一下。

你们究竟在萌,或者萌过什么?

是栩栩如生的人物,是峰回路转的故事,是别有心裁的设定,还是创造一切的作者,刊载作品的杂志,润物无言的氛围,抑或是青春年少的时光,欢声笑语的伙伴,暗潮涌动的憧憬?

是像画中人物般肆无忌惮挥洒一腔年少热血时,那风起云涌的青空?

是怀抱着希望小跑着带着杂志与单行本回家时,那一抹天边的斜阳?

是与旧时相知两三人揣测着未来发生的一切时,那星月沉醉的夜晚?

如果能做到只是单纯的萌这部漫画相关的一切,那自然可以尽情萌,不要被外界那些为你们不值的无辜观众所迷惑,更不要认为自己有错!作者做的一切与你们无关,请挺直腰杆,堂堂正正地去萌,去怀念。

如果有人胆敢冒犯,请不要恐惧,不要认命,大声告诉他们,我们萌的只是那些孩子,那些故事,与现实无关,同样是虚构,谁又比谁高贵?!

希望大家能早日理清头绪,别等到多年以后,因为昔日一个错误的认知,让自己全无退路之时再后悔。


但愿我死去后,能够回到一个他们活在最适合他们时代的世界,而我能再重演一次与他们的相遇。即使之后还会分离,总比看着现在的一地狼藉要好些。

评论
热度(1)

© 永久戒厳令 | Powered by LOFTER